书海拾趣

首页    佳作天地    书海拾趣

书海拾趣

高1407班   张诗颍


说起书中的妙处来,众说纷纭。余以为,书之景绝在“妙趣”二字。妙也,文采哲理;趣也,趣闻趣象。不信?且听我说上一说,这书中之趣。

“吃”趣

俗话说得好,“民以食为天”。可没看书前,我不会想到:那些名垂千古的大师们也是吃货,也才知道“吃”也是“看人下碟”的。

东坡离不开螃蟹,吃前也十分有讲究。净手清桌泡上茶,才肯慢悠悠地,用上它宝贝的“蟹八件”,一丝一白,一吮其黄,热气腾开一个下午才餍足地散去。人生之乐,大抵如此。这份悠闲之心,是慢生活凌波微步的轻风行云。

 “威风”如袁世凯,最爱干吃补品如鹿茸。一吃便是饕餮宴,不管三七二十一,蒙蒙撞撞,吃到流鼻血也不回还,亦如其人。

最意外的,犀利如鲁迅,竟会像个孩子样的喜欢零食小吃,尤其是沙琪玛!想到他那标志性的一字眉、方块脸、硬短发,却认真地说:吃可以缓解疲劳。手还拿着个零食袋,便忍不住要发笑,太有趣了!这率真的样子!

这是书予我的趣,予我名人“接地气”的可爱风趣,也领我入这“吃”道,体会不同性子的吃法细节。

入 情

情即情趣,情逸。能写书之人,往往是性情中人。

柴米油盐中,趣是夫妻共营的小日子。

赵明诚是个好玩的人,生活拮据,他想法子。回家时总要先光顾当铺,当了东西又去市场买碑文古玩与妻共赏,下次发薪水再赎回当的东西。清照蹴秋千他帮着推,每每分别时,他倚门回首,深情想把时间留,我共卿卿两人。叫人明晓这苦中作乐的日子,只要有情,两人共同经营,生活从不会只有苟且。

陶公也有趣,如顽童的,不会琴却总爱不厌一把无弦琴,日日要抚一抚。与他陶公的高人隐士形象大相径庭。这份高情雅志也感染无数人,如我。少些铅华,多分真淳。

在这繁弦急管的世间,一分平淡之安,一种独乐之趣,处闹亦安然。

认真,为趣痴与癫,哪管他人笑?这才是真人生!

大 智

曾以为有大智慧的人,不是世外高人就是外表憨笑痴愚者。可看了书,我才发现不尽然。

子路问孔子:“死为何物?”他洒脱如浪人:“生都说不清楚,又怎么知道死呢?”

外国记者刺周恩来:“你们中国人为什么总低头走路?他机智:“因为走下坡路才抬头,走上坡路是低头。”

曾以为和尚是四大皆空以论禅。仓央嘉措却给我看:旅人般的,情圣样的,“不负如来不负卿”。又澄澈又潇洒的模样,走在红尘路上,他一遍又一遍地问佛:前世今生来也,患得患失。

大智趣,总只在某一瞬闪过它狡黠的神采熠熠,只有书反应过来,把它拦下。正是书,承载着智,传给后人。啊,一代代的智慧,就是这样传承下来的,让后人获益匪浅。

感谢书,我正汲取着智慧。在这大智少小智横行的喧世上,品这书中乐趣。

书之妙景,原来如此!


2018年11月7日 14:34
浏览量:0
收藏